中文·English
当前位置: 世界互联网大会 >> 记者服务 >> 共享资料

第四场新闻发布会实录

  热议习近平主席大会开幕式主旨演讲

  深入探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第四场新闻发布会(集体采访)

  时间:2015年12月16日(20:10-21:20)

  地点:通安客栈国乐厅

  采访内容:如何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

  出席嘉宾:互联网之父罗伯特•卡恩;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首都文化创新与传播工程研究院院长于丹;中国青年网总裁、总编辑郝向宏。

  主持人: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院长杨树桢

  [正式开始]

  杨树桢: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各位嘉宾,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晚的新闻发布会,是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也是倍受会内会外、境内境外舆论关注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因为我们今天很荣幸地邀请到的5位嘉宾,可以说都是蜚声国内外,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中间这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国际中国研究杂志主编、著名学者郑永年先生;我旁边的这位是北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首都文化创新与传播工程研究院院长,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著名文化学者于丹女士;从那边数第二位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著名评论家和文化学者张颐武教授;最左边的那位是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副主任、中国青年网总裁、总编、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先生。

  这里我要向大家说明,还有一位重要的嘉宾,美国著名计算机科学家、被誉为“互联网之父”的罗伯特•卡恩先生,他刚才委托助手打来电话,因为他正在参加宴会,好多国家领导都在,所以他稍微晚一会儿赶到。

  我们大家都知道,今天上午习近平主席在大会开幕式上发表了主旨演讲。讲话从人类文明发展的高度,深刻阐述了互联网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从世界和平、发展、安全的高度,提出了“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四项原则’和‘五点主张’。”这个讲话发布以来,迅速在国内外网上掀起了舆论热议,可以说是好评如潮。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四项原则”是: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五点主张”是:是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推动网络经济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促进公平正义,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多中国人民,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我们感到,习主席的讲话不仅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治理具有重要指导意义,而且对世界互联网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我们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采取集体访谈的形式,由各位记者向今天邀请的5位嘉宾提出问题,重点是围绕习近平主席和其他各国元首今天上午的大会演讲,围绕互联网的发展、治理、繁荣等方面,提出大家关心的问题。今天机会难得,但时间有限,只有一个小时。所以我先对记者朋友们提一点要求:大家有问题要举手提问,等获得“肯定”以后,首先要自报家门,每一位记者每次只能问一位嘉宾一个问题。对于嘉宾来讲,解答问题也要尽量言简意赅、直奔主题,每个问题尽量控制在5分钟以内,这样我们有更充足的时间尽量解答更多的问题。

  下面,欢迎各位记者对嘉宾进行提问!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我首先想向于丹教授提问一个问题,今天上午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打造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5点主张”,其中第2点“打造网上交流文化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建”。您怎么理解习主席的这一点主张,在具体的落实和实施上,您有怎样的见解和建议?谢谢!

  于丹:我在这里谈谈我的一己之见。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我听到这样一个主张后,感到非常兴奋。因为在我看来,“文化”才是人类最后的家园,才是大家最后达成平衡的命运共同体。在这里我想先说第一个概念:中国人怎么理解文化。在《周易》上有这样一句话:“关乎天文,以察时变,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文化,其实是“文”而化之。所谓关乎人文,就是观察世间百态,人们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大家的道德默契,共同的价值观,这叫先关乎人文,要观察凝聚人文价值然后再化育社会。

  其实在互联网上,尤其是在今天这个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一个发声者,人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价值观表达出来。怎么样能够形成最大的默契?我想这是文而化之越来越有效的一个时代。

  第二个问题我想说,这一次所提出的“共享与共治”。首先,文化是共享的。讲到人类几大文明冲突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每一个人此刻都带着自己既往所有民族文化的综合。在今天“文化”按中国人的话来讲,其实是“和而不同”,都带着自己的特色,但是大家都在谋求最大的人心向善、价值共建的未来。中国的文化特征是一体多元,中国文化从来就不是要独家话语霸权的,它是一种入世到共融共通建立文化信仰的格局。也就是说,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华文化在共享上已经给世界提供了很多的资源。

  第三个问题,我想说共治。正因为文化有差异,所以大家在享受了文化的价值长处,享受了这些文明对人的化育之后也会看到它的差异,所以共治就是大家文化的共识。互联网大会去年召开首届之后,我们文科教授都认为这是一个技术平台的大会,但是这一次习主席正式把文化的主张提出来,让我们把共享和共治在文化里面也上升到一个大的事情。也就是说,互联网的平台上最后是以技术承载了“文而化之”,让多种优秀文明达成价值共识以后化育人心,以长远的文化,超越现阶段的经济不平衡或者是外交态度的不平衡,而最后达到“文而化之,和而不同”的这样一个文化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于这个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谢谢!

  中国青年网: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郑永年嘉宾。今天上午习大大提出了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5点主张,您对他提出的观点怎么看?

  谢谢!

  郑永年:谢谢。习近平主席提出来的这几点当然是非常重要,现在我们学术界讨论的问题就是,互联网时代,我们国家有没有主权,每个国家有没有主权?因为以前“主权”有国界、边界,很好界定。互联网产生以后,一个国家基本上没有任何的边界。大家知道,互联网能对传统的秩序产生破坏性、毁灭性的影响。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新的秩序能够制定出来,这就产生互联网领域的一种“无政府状态”。怎么来结束这个“无政府状态”?其实“无政府状态”的互联网状态对于任何社会都是不利的,因为互联网也是一个“社会”,什么样的成分都有,有正能量也有负能量,从“负能量”的角度来说,像IS,伊斯兰国就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作用。从正面来说,大家因为主权国家之间的一些意见达不成共识,就很难造就一个建立在共识基础之上的互联网秩序。

  我想习主席提出来的这几点,就是我们如何去建立一个互联网的秩序。我自己觉得中美两大国,应当是负有最大的责任。基本上当今世界上排在前几十位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中美两个国家的。习主席还提出来“互联网平等”,我自己觉得互联网是有史以来继资本之后,对世界文化产生冲击最大的一个要素。他也提出了“文化”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中美两国作为最大的两个互联网大国应该坐下来谈“建立互联网秩序”,这确实非常重要。他的这个“5点”我觉得确实非常重要,但是5点做起来也并不是说会非常顺利。怎么能建立互联网互信?没有互信的话,大家很难坐下来谈。但是我觉得,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说,中美两个国家有很多的客观要素促进它们的合作,中国也是达到了这样一个能力能够跟美国谈判一些共同规则,因为中国现在互联网空间跟美国的力量差不多旗鼓相当。国际关系里面,一个国家很强、一个国家很弱,那是绝对达不成平等协议的,只有两个国家都是非常强大,旗鼓相当的时候,这个协议才会达成。所以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说,我对中美两国在互联网领域达成一些比较公平的协议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中国网:我的问题是提给张颐武教授的。今天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说:“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应该坚持四点原则。”其中第一条是“尊重网络主权”,我想请问张颐武教授为何在习主席的讲话中,“尊重网络主权”被排到原则的第一位,其中又有什么深意?

  张颐武:过去传统的看法都认为互联网没有界限,没有任何主权的观念。实际上现在看起来,互联网其实很多地方都体现了不同国家的国家利益,体现了不同国家的价值观,这些既有“和”的方面,既有普遍的方面,大家充分沟通、充分交流的方面,同时也有各自差异的方面。所以互联网不是一个法外之地,它也是受到国家利益,国家状况的影响制约的。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习主席这个讲话,体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华文化精神。习主席讲话中非常强调中国传统文化,讲到墨子的一些观念。他其实是从中国文化的高度,从中国精神的高度去探讨,国家之间要互相尊重,充分尊重对方网络主权,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沟通。我觉得这既是一个从政治学观念或者是社会观念,其实也有文化角度在里面。实际上尊重主权,包括:尊重网络主权应该变成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的基本原则。我觉得习主席其实是旗帜鲜明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实际上也给互联网共享共治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就是在尊重的前提下充分发挥交流的作用,充分发挥共享共治的作用,最后能够共建一个人类互联网命运共同体。这个从理想层面再到现实层面都有非常明晰的探讨。中国是互联网使用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也创造了很多互联网上的奇迹。

  美国是掌握着互联网非常重要核心技术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全球格局下,我觉得提出“尊重互联网网络主权”,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大家思考的很重要的问题。它为什么作为四项原则的第一项?其实是把它作为互联网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新的基础,在自由、多样、活跃的互联网空间,其实也要有秩序、有规范。只有有了秩序和规范,自由才能够充分发挥。我觉得国家主权的观念在这儿提出来,是非常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个重要观点。

  法制网:我想问于丹教授,今天习大大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到:“要依法开展网络空间治理,使网络空间日渐清朗。”这个提法实际上他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出过。还有一个就是属于网上的时髦提法:“让清朗起来的网络空间更具有中国气质。”您怎样看待这种新提法?在您的眼中清朗的网络空间,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中国气质?

  谢谢!

  于丹:清朗这个形容词是充满了情感色彩的。冬天的北京大家议论最多的是雾霾,人本能对于清朗有一种本能的需求,清朗是一种安全,清朗也是一种权利,本来我们在农耕民族时代的时候,大家的天空都是清朗的,但是工业文明让我们在享受了很多科技成果的同时,也付出了原本清朗的代价。网络文明也是如此。其实在过去人际传播的时候,什么是“中国气质”?就是大家经常说的谦谦君子,这种温良恭俭让,这种礼仪之邦就是典型的中国气质。但是我们今天进入了竞争时代,特别是互联网,在我们的现实生活空间之外,又给了我们一个虚拟的生活空间。在网上,人人都可以是新闻的发布者,人人也都可以是话语的引导者。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变成了新闻现场,而每一个公民都成为了新闻的评论员。它最大的好处,是让一个人的权利得到了最大的实现,但是它同时带来的弊病就是我们对信息源越来越真伪莫辨了,我们对带有一些个人情绪的戾气也越来越难控制了。这种文明的进步同时也付出了代价,就是我们的现实空间因为工业文明的出现雾霾的时候,我们的虚拟空间也因为这种情绪的过分失控,包括一些治理不当,出现了这样的一种戾气和清朗的失去。法制化的治理给我们第一个保障就是制度,而人心的道德是需要的第二个保障,就是道德的价值默契与公平的展现。大家真正希望在互联网这样一个国际化的空间里面,能够有我们的中国气质出现,那就是:1.用法治保底线。2.用道德提升上线。法治治理了不良行为触犯的红线,而道德其实是给了我们一个更美好的绿色空间。就在法律与道德之间,我想这个天空会越变越清朗的。这样的一次互联网大会之后,我们对于法律制度的出台是可以报有期待的。至于大家的道德呢?需要一个相当长时间的价值默契。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君子是讲究自律,是讲究自省的。自律会带来自尊,而自尊可以在社会中赢得更大的自由。其实当这种自尊和自由,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越来越多出现的时候,这个清朗的空气就会回来。所以我想这是中国气质,我所理解的一种状态,也是我们返璞归真可以期待的一个未来。谢谢!

  杨树桢:我们现在隆重的介绍一下,刚刚到来的是世界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罗伯特•卡恩先生。让我们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卡恩先生是计算机TCP协议和IP协议的发明者,搞技术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协议是全世界互联网传输资料所用的最重要的核心技术,他是现代全球互联网发展史上最著名的科学家之一,是“信息高速公路”概念的创立人,也被称作“互联网之父”。1997年卡恩先生被克林顿授予美国国家最高科技奖“美国国家科技奖”,刚才罗伯特•卡恩先生参加了习主席的活动以后,本来他还要参加晚宴。但是他知道今天的采访是一个重要的活动,所以他就请假来了,所以到现在他还没有吃饭,是空着肚子参加我们的发布会。我们对卡恩先生的这种敬业精神表示深深的敬意。

  下面,先请卡恩先生给我们讲几句。

  罗伯特•卡恩:感谢大家邀请我来到今天晚上的新闻发布会,我刚才在那边的晚宴现场做的很不错,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上菜我就过来了。我很高兴跟大家谈一谈我个人的看法,我个人也在中国进行了一些访问。首先我给大家讲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非常好,而且能力建设也做的非常好。我在这边和很多嘉宾有一些交流,他们都对于互联网的重要性认识的非常清楚,所以我认为中国在未来可以向世界展示互联网的重要性,而且互联网的应用也是可以成为世界领先的。我们在这边看到了很多先驱性的一些理念、想法和一些新的点子、新的创意。这些都是非常开放的,也给我们展现了未来很多的可能性。我想大家也许会记得习近平主席今天早上致辞中的一些话,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跟大家说一下,举例子来看,如果大家问:为什么我们家里面要有电,为什么让电网连接到家里面去?大家可能有很多理由,我要用它给家里提供加热,要照明,我要用很多电器。但是如果问到大家说,要不要给家里的电网进行扩容。可能大家就会说:不用,我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用电需求。在互联网也是同样的道理,40年之前我们创造英特网,发明英特网的时候,其实主要的目的是让电脑之间能够交换数据。但是现在人们上网干什么呢?人们会把一些主题词打到网络当中去搜索一些信息,这是当初创造英特网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的。40年之后,大家的用处确实不太一样了。

  所以大家如果会问,英特网的核心到底是在哪里?我觉得都是关于信息的,人们上网创造信息、发布信息、合作、共同分享信息,可能用途很多,不管怎么样,总而言之一切都是与“信息”密切相关的。未来英特网核心点就是管理信息,而且让管理信息的过程变得越来越简单,而且人们是可以做到这一点。我想有几个关于信息管理的核心概念,因为概念在信息管理当中至关重要。

  我想跟大家一起思考一下,我讲的其实事实的东西可能网上都能找到,所以大家思考其实更加重要。首先,我们现在可能会讲一些数字的物体或者数字的东西。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是它们有一个单独的独一无二的识别码,现在大家可能上网找到这些数字物品,或者是让系统相互连接,重要的就是有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识别码,就像IP地址在互联网当中的识别一样,那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所以多年以来我们发展这些技术,现在是被很多的国家组织都选用了。比如:我们的一些技术上的一些手段,能够让20年前的这些刊物上的信息继续保存起来,而且这个技术是非常可靠的。我2010年的时候参观了世博会,当时有一些中国政府官员就提出:“你们做的这些数字建设非常好,我们也希望使用这个系统。但是问题是你们的管理不是在中国做的,所以可能这方面还有一些问题,我们可能不能用。”当时我们也同意,我们会看有没有一些其它的可能性,让其它的国家、其它的组织,不仅仅是美国的这些机构可以使用上这些技术,而我们现在也是正在努力进行这些。

  我想跟大家讲的就是这个独一无二的识别码体系,我们在日内瓦设立了一个非盈利性的基金来开发这个系统。我们想做到的,就是能用这样一个非盈利性的系统来管理、监督我们的这些独一无二的识别码给网上的这些数字物品都有一个识别的东西。世界各地的这些组织,就能够自由的选择他们到底依赖哪个组织、在哪里的组织来管理这些数字物品。我很高兴的看到第一个与我们签约的就是来自中国的一个联盟,这项协议是2014年12月在北京签署。中国的政府也提出,他们可能想用中国的方式来监管这样的一个组织,这个也会有一些投资来投资到我们下一步的建设当中,包括:支持一些创业公司。我对目前的发展表示非常高兴,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三个这样类似的管理组织和致力于公众的一些服务。第四个,是有联合国的一些授权可以来做。我们希望在未来的1-2年之中,可以取得更多的推进。

  我想在接下来的问题当中,我们也许可以继续讨论这方面的动态、这方面的信息,也许大家也想讨论一下习近平主席今天早上的致词,现在请大家提问。

  新华社: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郑永年老师。想问一下您,在加快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当中,要促进互联互通具体有什么样的实现途径?另外,还代我的同事向郝向宏老师提问,怎么样让青年成为网络的好网民?谢谢!

  郑永年:今天上午习主席也提到数字鸿沟。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非常不平等,南南之间,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等等。英特网现在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英特耐特如果再加深这种不平等,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分化,越来越分裂,越来越暴力。我们今天看到世界上很多的无政府状态或者暴力状态都是因为跟“贫穷”有关系。你很容易观察到哪一个区域比较贫穷,哪个地方就比较暴力、冲突就很多。哪些地方富裕,大家也都和平理性。这些就具有非常重要的含义,首先一个就是基础设施建设非常重要。

  从中国的角度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我们过去30年发展起来,就是因为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今天有互联网方便的适应,也是因为我们搞了基础设施建设,但是这样的建设大部分国家不存在。谁来做呢?我想发展中国家本身没有能力去做。发达国家能承诺更多的技术上的、资金上的投入,来帮助这些发展中国家建设互联网基础,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实际上发展中国家富裕起来了以后,完全有利于发达国家进一步的发展。你生产出商品来,如果其它国家都很穷,谁来买你的商品?如果其它国家富裕起来了,他可以买你的商品。我想互联网上也是这样,自己一个国家富裕起来了,其它国家很穷就会比较麻烦。怎么办?我想这个世界不缺少资本,也不缺少技术,尤其是互联网。像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互联网都那么先进了,很多国家都有这种技术,不难。我觉得领导人政治上的意志力非常重要,还有就是发展中国家有一个政治秩序的问题。这不是一个经济问题,甚至也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就是政治问题现在困扰着我们很多这方面的不公平,这跟很多国家的国内社会不公平也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是中国、美国这些发达国家,这些领导人大家有共同的共识,有共同的政治上的意志力,我想这件事情是不难做的。

  郝向宏:现在网络界有一个疑问,互联网作为一个流动的系统,你怎么可能把果冻钉在墙上?果汁由什么构成?如果改变胶质的黏性就可以钉在墙上。我说的意思是要告诉大家,中国青少年现在有3亿多是网民,他们作为网络的原住民,如果听任他们自发、自由的流动,网络的清朗空间就不可能建成,网络上的中国力量和中国道路也不可能显现出来,所以我们要加强网络上正能量的引导,让青少年在一种理想、信念这样的黏性当中,不但可以成为钉在墙上的果冻,而且可以成为网络星空里最明亮的星星。为此,中国青年网推出了“青年之声互动交流平台”,这个平台真正的听到青年的声音。通过O2O的办法在线下帮助青年解决一些问题,这样让他们真正的相信在网络上发出的一些声音,其实是会得到线下现实当中最大帮助的。这个也就是我们国家现在要驱除网络对于青少年的伤害,特别是不良内容、淫秽信息的伤害,让青少年成长为在清朗天空下能够担当的新一代。只要我们加强网络秩序的管理,把网络双刃剑让它负面的内容变的更少,正面的内容变的更多,我们就有办法把果冻钉在墙上,同时让青少年成为网络星空当中最闪亮的那一群星星。

  浙江日报:我有几个问题想请问卡恩先生。我们都知道40年前,您参与发明的互联网今天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对于您来看,您当时是怎么看互联网的未来?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您认为未来会有怎样的趋势?习主席在演讲中说到的五个原则,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个?您认为我们怎么达到这些目标?

  罗伯特.卡恩:历史上网络一开始是一个科研项目,我们最开始做的是要干嘛呢?是要试一下怎么样把计算机给连通起来,然后我们收到传过来的信息之后,又怎样用键盘对这些信息进行一些操作。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研究项目。而且我要说,我们当时就未卜先知了,知道未来的趋势是怎么样的,包括未来肯定会有个人电脑发明出来,几年之后,公众网络就会建立起来,而且公众也可以开始利用官方的网络。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我会接下来给大家讲一些严肃的内容。

  我想先直接解答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提到说,习主席今天的五条当中,哪条是更加重要的。坦白来讲,我觉得这五条对于互联网的未来都是非常重要的。2003年的时候我在日内瓦参加了一个世界峰会,是第一次全世界15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济济一堂讨论互联网的问题。事实上12年之后,我们现在又坐在这里开“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大家期待的内容和讲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大家都在说: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更加重要,什么什么重要。但是变了的是什么?变了的是我们有12年的经验充实在这些观点当中,而且不仅仅是我们的主席,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把我们生活中的经历充实到了这些当中,12年的经验都充实进去了。关于您说五点当中哪个最重要,我觉得都重要。如果叫我做一个选择,我倒想打个比方。比如:要饥者有其食,住者有其屋哪个更重要,不能说食物比健康更重要,我们也不能说健康比有住房更加重要。所以说如果我们真的把互联网看作一个有机体的话,我们要看到的是它们未来如何发展,怎么能够维持一个有效的网络安全,如何来解决治理当中的一些问题。更加重要的是什么?我们要看怎么能够让这样一个开放的网络经济延续下去。我想这个是更加重要的,我并不想说这5条当中是由此及彼的关系或者是竞争的关系。我觉得这5条是一个整体,作为一个整体它是非常重要的。

  谢谢!

  另外,我想再说一点,可能并不在习主席提出的5点之中,但是也是包容在习主席的演讲之中。习主席今天早上也提到:“互联网是人类的共同家园。”我觉得这一点讲的非常好,我们历史上讲“家园”,总是要有一个特定的概念。中国人的家园是哪儿?是中国。印度人的家园是哪儿?是印度,依此类推。但是互联网上没有这么一个物理的属性,没有这么一个标签,所以“互联网是全人类的家园”,这个到底应该怎么去说呢?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思想上的突破。大家都要考虑一下怎样推动互联网的管理,真正可以相互依靠、相互信任,同时在这个家园里面也可以住的舒服。要做到这个,我们需要有一个基本的管理。因为我们说家人的管理都是需要一些本地的规则、法律去约束。怎么样去做到这些?到底互联网当中哪些需要这些东西呢?这是我们需要探讨的。

  杨树桢:谢谢卡恩先生。时间过的很快,我们给大家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

  问:谢谢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提给郝向宏老师。您参加过中美大学生网络梦想的论坛,对于习大大提出的“建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您觉得中美青年乃至世界青年,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您有什么相关的建议吗?

  郝向宏:其实网络是属于青少年的,现在的青少年怎么样,未来的网络也会怎么样。如果青少年怀抱着“共有家园”的理念建设我们的网络,将来不但网络空间会更加清朗、更加和平、更加充满友谊和爱,而且我们现实空间也会变得这样。但是如果各种文化格格不入,互相冲突,网络上就会乌烟瘴气。那么在现实空间当中,也会变得狼烟四起。所以我觉得“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与其说是为互联网而召开的,不如说是为了人类未来家园的共同美丽、干净和安全而召开的。

  通过大学生互联网论坛,无论是中国的大学生网民,还是美国的大学生网民,他们都表达了三个鲜明的理念:

  1.网络是中美青年乃至世界青年今后成长、创业共有的空间,我们要呵护好这个空间。

  2.青年要有网络伦理,要修复网络生态,让一代一代的青年共有一个绿色开放的家园。

  3.要从自身做起,增强网络安全的意识,不要让网络上的不良内容和技术上的“后门”和“暗道”阻碍了青年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们也相信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网络治理道路”和世界各国网络治理道路的共同交融,必将是人类共建一个良好的有生机活力的命运共同体的将来,这个将来也将更快的到来。

  谢谢!

  杨树桢:谢谢郝向宏先生。现场提问就到这里,我最后做个小结。

  今天5位嘉宾在有限的时间内充分回答了大家的问题,的确是时间宝贵,机会难得。这几位老师,如果文一点来讲就是“大师”,普通点来讲就是“大家”,用年轻人网络语来讲叫“大咖”。我们刚才也聆听了他们的话,我聆听当中几乎每个嘉宾频率最高的词就是“家园”。所以我这儿也想了两句话,就是“在高尚的大师面前,我们永远像校园的学生一样那么渴望学习;在精神的家园里徜徉,时间总是显得这么短暂。”

  我最后想对记者朋友们说的是,因为今天是本届互联网大会的第一天,而且我们讨论的话题也是国家领导人的讲话,而我们的嘉宾来自于国内外,所以我们请记者们在报道的时候,希望大家把握分寸,笔下留情,也算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对于今晚的采访,大会安排了全程速记。稍微晚一些的时候,请大家到大会的官网链接中去下载。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衷心感谢各位大家,衷心感谢各位记者朋友。

  谢谢大家!

  (全文结束)

0086-571-85311391(参会咨询)

0086-571-85800770-213(参展咨询)

0086-571-85195207 service@wicwuzhen.cn QQ2092919312

世界互联网大会官方微信平台